平谷信息港
生活
当前位置:首页 > 生活

装备修改大师

发布时间:2019-06-25 06:12:15 编辑:笔名

无论如何,润景园的危机总算解除了。▲⊿有意思书院wWw.heihei66 .Com℡∵周家草草收场,张海鹏、穆天横、燕雨寒等人也是退去,各自回到属于自己的地方。江奕自然是随着张海鹏返回大夏万宝阁,虽然他很想马上投身到下一步的查探之中,但身上的伤却必须治愈,更重要的是,张海鹏刚帮了他一个大忙,他不可能什么都不交代一声便离去,这不是做人的道理。休息住宅区,小院。八戒又从第八戒中出来,站在外面不知在想着什么。房中则是摆着一个大澡盆,澡盆中有水,水泛玉色,那是因为水里溶入了药液,对治伤有奇效。这些都是张海鹏吩咐人准备的,江奕作为出头鸟,一番苦战,伤势可不轻。此时,江奕正赤裸的盘坐于澡盆中,水漫过脖子,任由热汽飘扬,或是飘散于空中,渐渐消失不见,或是粘附于江奕脸上,凝结成水珠。升灵诀在默默运转,全身毛孔如若大开,吸收着药液的药力。片刻之后,江奕睁眼,水渐渐凉了,水里的玉色也消失无踪,他感觉了一番,伤势好了五成左右。就着温水,江奕又清洗了身子,而后才出了澡盆,把水擦干,穿上干爽的衣服。想了想,江奕向澡盆里的水伸手,龙爪功展开,把水都是吸入了第八戒中。房门外,八戒皱了皱眉,挥手间仿佛打出了一片水迹,这些都是被江奕收入第八戒中的洗澡水,如今散落在地,流入下水道中。待澡盆子空了,江奕轻轻一脚,把澡盆踢到了房间的角落,然后戴上银色面具出门,“我要去找张大师了。”“哦,”八戒漫不经心的回应。江奕疑惑道:“你不回到本体里去?”八戒摇头,“不回。”江奕立感惊奇,之前每次外出,八戒几乎都是回到本体里的,或许是不想跟随江奕,或许是现在的八戒过于虚弱,没有几分保命的本事,所以并不想置身于危局中,或许……总之,这次的八戒让江奕颇为意外。但江奕没有说什么,向大夏万宝阁走去。八戒紧随其后,“给我买点东西,让我恢复一些实力吧,你放心,我的修为无法超越你,再者,契约已然完整,你也没什么好怕的。”江奕脚步不停,“买什么?太贵了我可没办法,你知道的,这段时间我一直没赚钱,又买了些易容材料什么的,要不是父亲卖了持远车行五成份子,得到三万两,再加上原本的家财,我离穷光蛋就不远了。”“穷?我就没发现哪位修复师是会穷的,更何况……”八戒瞅了自己的本体一眼,其目光仿佛穿透了空间,落在本体里的苍澜珠身上,他在想,在这永安城里,倘若江奕尽展苍澜珠之能力,恐怕会化身为一个恐怖的赚钱机器吧,“我要买些精铁,而且,必须是由炼器师深入锤炼过的精铁,品质得高。”“好,”江奕点头,“待会儿你自可去买,顺便帮我买一枚血踪符,不过你得注意,必须给我留五千两备用。”八戒微微皱眉,这江奕怎么那么干脆,让他颇有点不适应。情不自禁的,看着面前那俊逸的少年,脸上还稍有稚气,可就是他,曾让八戒翻身作主的行动被彻底击溃,现在的八戒不得不怀疑,江奕是不是真那么好心了。走到大夏万宝阁,江奕、八戒分开,江奕独自登楼而去。在一座偏厅,江奕见到了张海鹏。“张大师,”江奕抱拳行礼。张海鹏咧嘴一笑,“坐吧,江兄弟,你的伤势如何?”江奕感谢道:“好得差不多了,得亏您赠予的药液,否则,我还要养伤许久呢。”张海鹏目光如炬,江奕的伤哪里是好得差不多,而是只痊愈了五成,但张海鹏没有说破,“谢我做什么,你可是掌握了完美修复,我永安城的一阶修复师,真想赚钱,花不了多少时间,你就将赚下足以买到无数份药液的钱财。”江奕笑了笑,没有在完美修复的事情上多言。他自己知道,他的完美修复有水份,那完全是苍澜珠的功劳,他本身对修复技艺是半点不懂。每到这个时候,江奕就特别想找个安静的角落,随着苍澜珠学习附魔,唯有掌握在自己手里的,才实在。但如今江奕还需查找杀害周昊的真凶,并不能清闲。随手取出了前往润景园前,张海鹏借予的玄器手套、符箓等物,这些东西,都是为了给出头鸟江奕保命用的,否则,江奕擅自去挑衅周家,张海鹏来得晚些的话,江奕岂不是要死翘翘了。或许因为多种原因,江奕可以不怕死,但身为另一方的张海鹏,却得保江奕的命。把东西俱都拿出,江奕再度感谢道:“多谢张大师施加援手,这些本为大师之物,如今物归原主。”张海鹏摇头笑言,“你为润景园冲锋陷阵,血战长乐大道,反倒是我,什么都没做,就带人去走了个过场……这些东西就送你吧,算是感谢你出力之功。”为润景园?如果说,没有父母身陷润景园之事,那么,江奕确实可以为了伍明泽的颜面,去试着保润景园,但父母身陷囫囵,父母的安危和润景园比起来,自然是父母性命为重,所以当时,江奕想的就是怎么去保父母,虽然也保下了润景园,但真正为润景园着想的时候却很少。可以说,张海鹏才是真正冲着润景园去的人,江奕大部分的心思则是放在父母身上。很是惭愧,江奕严词拒绝道:“我并没有做什么,不过是战几场,其效果远远比不上张大师您往那里一站。再者,前往润景园本就是我要做的事,岂能要大师您的东西。我这人有个毛病,是我的,我会拿得毫不犹豫,谁也不许抢,不是我的,我不会拿。”“好吧好吧,”张海鹏也不多说,收了那些物品。又聊了会儿,张海鹏有事离去,临走前提醒道:“今晚申时末准时来找我,夏阁主想见见你。”夏阁主,夏勋。江奕听说过这个人,据说来自一个了不得的地方,至于到底有多了不得,江奕不知道,但是,别的不说,就看那国姓——夏,就可见一斑。夏勋为什么要见江奕?张海鹏没有明说,江奕无法得知。离开了偏厅,江奕和八戒会合,而后返回小院。在房中,江奕取出了血踪符,又取出了收集自周典身上的两滴血。“如果说,周典是真凶,那么,他究竟为什么要嫁祸于我,动机是什么?我一直不明白,如今,有了他的血与血踪符,希望能找到一些线索吧。”

河源治牛皮癣专科医院
商洛牛皮癣哪家医院好
中卫治癫痫的专科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