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谷信息港
历史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

广州一大学生宿舍内玩游戏猝死校方交维稳办

发布时间:2019-05-21 23:13:47 编辑:笔名

广州一大学生宿舍内玩游戏猝死 校方交维稳办处理(图)

罗桂彬的学生证

事发宿舍一片狼藉

上月30日中午,华南师范大学增城学院(以下简称华师增院)大三学生罗桂彬在宿舍内猝死。昨日,接到报料前往该校,看到出事的宿舍已全部搬空。在离开前,相关宿舍楼楼下一直有保安把守,防止学生以外的人员靠近。目前,小彬的死亡原因未明。校方和死者家属在进一步沟通,有关部门已介入协调处理。

事件回放:在宿舍上玩游戏猝死

小彬是华师增院计算机系2011级信息管理与信息统一班的学生,大一时曾担任班长,住学生宿舍15幢503房。

据校方调查,上月30日下午1时54分,小彬在宿舍上玩游戏的时候,突然晕倒并抽搐,嘴唇发黑。室友阿威立刻拨打120急救,另外三名同学采取人工呼吸、按压心脏等方式进行急救。

萝岗区红十字会医院的医护人员在15分钟内赶到事发宿舍,并进行抢救。医生在3时18分宣布小彬抢救无效死亡。经法医鉴定,小彬属于猝死。

同宿舍的同学说,小彬近期比较晚睡,上月28日、29日玩游戏到凌晨3时才睡。上月30日凌晨1时小彬上了床,但到凌晨3时左右仍在用看小说。在意外发生前一个小时,同宿舍的同学见到小彬在校道上边走边喝酸奶。

家属:医务室没医生值班

小彬的哥哥说,小彬身体十分健康,家族也没有遗传病。小彬在家只是偶尔打打游戏,并不沉迷络,更没有抽烟、喝酒的不良嗜好,小彬猝死让家人难以接受。

说到抢救小彬的过程,小彬的姑父巫先生感到十分不解。据他所知,小彬晕倒后,同宿舍有部分同学实施抢救、拨打120,另有同学跑去离宿舍不远的校医务室求救。 当时医务室没医生值班,叫一个在场的人来,他不肯来,说自己不会抢救。 巫先生认为,如果在初几分钟的宝贵时间内实施了正确的抢救,小彬说不定能活下来。 他妈妈现在不吃不喝,伤心得连路都走不了。 小彬的父亲也因伤心过度感到身体不适。

还让小彬家人费解的,就是无法调看监控录像。小彬的家人赶到学校后,曾要求学校播放小彬宿舍楼下、学校大门的监控录像以查看救护车到达的时间,校方以各种理由拒绝。

校方:已交当地维稳办处理

昨日下午2时许,来到小彬的宿舍,室内已空无一人,桌面及地板一片狼藉。小彬的桌子上放着编程课本和方便面,旁边还有一些被铺。

随后,见到华师增院学生处张秋艳处长。张秋艳说,小彬同宿舍的学生已全部搬至别处。校方对于家长的心情可以理解, 即使是发脾气也可以理解,这事放谁身上都会急 。张秋艳表示,如果校方有,就一定会担当,没也要进行慰问, 毕竟是我们的学生 。

关于家属提出的医务室问题,张秋艳表示,自己没有获得手资料,不知是否属实。同时,医务室并不属于学校,而是合作单位(学校与附近的红十字会医院合作)。事发后,医院也对医务室进行了调查:学生去医务室求救时,医生确实不在办公室,学生们找到负责收费的人要求其上宿舍救人,那人却要求学生们把小彬抬到医务室。 之前有学生在宿舍肚子疼,医务室的医生也不愿意出诊,我们都投诉过他们好几次了。 张秋艳说。

至于无法调看监控录像,张秋艳解释,学校的设备近进行升级, 出了此事之后,保卫处处长才知道学校大门的摄像头坏了。

张秋艳不愿透露校方 慰问金 的金额,只告诉,目前一切已交给当地维稳办处理。

塘坝乡:多举措开展信访举报知识宣传培训
意大利法院裁定男子脑瘤手机所致每月可领取工伤赔偿金
保罗-沃克成敛财工具? 车祸被撞树木碎片网上卖-保罗·沃克-粉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