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谷信息港
军事
当前位置:首页 > 军事

宫略1

发布时间:2019-06-24 15:56:24 编辑:笔名

宫略 第127章 终章皇帝回过身,看着长满寿压着顶子从另一头跑来,到他跟前就地打千儿,“奴才回主子的话。”他朝皇后离开的方向望一眼,“怎么说?”长满寿呵腰道,“奴才去太医院问了,院使翻了记档,其他各科都没有大碍,严重的还是女科。后来招严三哥来,严太医说今早瞧了脉,还没来得及回主子。娘娘五更里疼得不成话,他请旨上手摸……娘娘小腹有硬块,状如鸡蛋,推之不散。又说了一堆的病理,什么正气不足、气滞、痰凝、血瘀日久……奴才听得一头雾水,只问娘娘症候要不要紧,严太医说……”总归是不大好,皇帝闭了闭眼,“一气儿说完。”“嗻。”长满寿咽了口唾沫,“严太医说如今药对娘娘的身子不起大作用了,像往旱地里泼水,一点儿不济事。快则一月,慢则半载,皇后主子寿元……就尽了。”来得这样快么?他背手站着,茫然看远处深蓝色的天。她说害怕过冬,大概也有预感,看来这个冬天的确会成为她的梦魇。生死荣辱本来就听天由命,在宫里时愁云惨雾,出了宫回静宜园,又是另一番欢喜景象。钦天监博士请了老虎阿哥的年命贴,选在九月二十二午正三刻洗三。洗三是阿哥落地后经历的头一个大仪式,阿玛额涅尤为看重。操持不用自己过问,底下人把各样东西都准备的妥妥帖帖的。产妇坐床,万岁爷干什么呢?就负责弄儿吧!阿哥尿了炕,正放嗓子哭。他才散朝回来,老远就听见那糯糯的小声气儿。脚下加快了进屋来,左看右看觉得两个婆子伺候不得法,把人轰走了自己捞袖子上手。素以唉唉的叫,“这小子一天拉那么多回,肠子是直的么?”皇帝历练了两天手法很纯熟,边摘尿布边道,“大概肠子短,吃的又多,可不直上直下了。”给儿子擦洗一遍,收拾干净又是个好娃娃。宝贝的搂在怀里摇一摇,老虎本来浑身发红,这两天褪了,看着是细皮嫩肉一张小白脸。眉毛淡淡的,嘴唇鲜红。还有那墨一样的眼睛,宇文家的后代瞳仁里都有一圈金环,老虎的看上去又特别亮,皇帝高兴坏了,“好小子,将来眼观六路,拿全套本事来给阿玛办差。”素以不能下床,探着两手说,“让我抱抱。”皇帝递到她怀里,温声嘱咐着,“抱一阵儿就给我,没的胳膊酸了,出月子手抖。”她把儿子端在膝头上,竖着抱,老虎脑袋沉,歪在一边,皇帝看了忙过来矫正,说孩子娇嫩,竖着别把脖子舂短了。素以怏怏的,这人伺候月子可烦死了,这不成那不成的。也不爱搭理他,仔细观察老虎的五官,啧啧道,“咱们哥儿嘴长得像阿玛。”皇帝唔了声过来看,那圆圆的一圈!他好笑起来,“我哪里是这样?”素以招呼鼓儿拿镜子来给他照,“我头一回见您呐,是在小公爷府上。踩您一脚我就抬头看,心说这爷们儿怎么长了张秀口,比女人还漂亮。”她指指点点,“看看,不红艳吗?不妩媚吗?我那时偷偷的想,这嘴就是用来亲的,不知道碰一碰什么味儿……”她喋喋说着,皇帝已经靠上来,四片嘴唇结结实实贴在一起,临了还打了个响嘴,“怎么样?”屋里有外人,他一点不知道避讳。素以红着脸低下头,仍旧说了句,“甜。”他们那股腻歪劲儿素夫人看久了也不觉得硌应,进门的时候撞见了,略等一等,等他们温存过了再进来。素以仰着头问,“时候到了?”“内殿司房送金盆来了,收生姥姥也等着送阿哥过去呢!”素夫人说,“你坐着别动,我抱过去就成了。”素以边下地边抿头,心里还是有些舍不得。洗过了三就没她什么事儿了,母子就要分离了,想起来胸口堵得慌。脸上不好做出来,还装得很大度,只说要给儿子添盆,一道跟着去了正殿里。正殿布置得很喜庆,案上供神,墙上贴红纸,满堂的妃嫔和皇亲国戚两腋侍立着,先是热热闹闹一通见礼,哥儿一来,仪式就开始了。收生姥姥也是当初接生的稳婆,办起来极其的尽心。堂屋正中间摆着大金盆,亲朋们轮流往盆里添水,收生姥姥高唱“长流水,聪明灵俐”。再往盆里添枣儿、桂元、栗子之类的喜果,她就拍手,“早儿立子、连中三元”。素以一旁观礼,待到大家往盆里投首饰的时候才看见赖嬷嬷,她携了皇后赏的金银八宝和金银如意来,笑着蹲福,“给贵主儿道喜了。”长春宫来了人,能喜得起来才怪。不过皇帝昨天回来和她说起了皇后的病,这样可怜的人儿,有些执念,还有什么可计较的?真要说起来,自己已经占尽先机了。死活不愿意回宫,把男人霸占住了,霸占了整个天下似的,还稀图什么?得到一些失去一些,人生本就是这样。只不过老虎……她再三的劝自己,还能见着的。等她满月之后管宫务,殷情走动走动,让皇后知道自己没有别的想头,总会答应让她多看看孩子的。她对赖嬷嬷点点头,“皇后主子好?”“回贵主儿话,娘娘这两天知道六阿哥要过去,精神头比以往好多了。”赖嬷嬷道,“六阿哥是我们娘娘的救命童子呐!”“就怕累着皇后娘娘。”素以勉强一笑,“哥儿闹腾,没的叫娘娘歇不好。”赖嬷嬷才要请她放心,那头收生姥姥拿棒槌在盆里搅和,扯着花鼓腔儿唱,“一搅两搅连三搅,哥哥领着弟弟跑……”把剥得光溜溜的哥儿往水里一放,孩子拔嗓子就哭起来,大家哄笑,“响盆喽!”洗三的程序实在是冗杂,喜歌一串接着一串,只听明白了“先洗头,作王侯。后洗腰,一辈倒比一辈高……”接着又是给孩子打扮又是拿鸡蛋滚脸,到举着大葱“一打聪明,二打伶俐,三打明明白白”,这才算折腾完。收生姥姥交了差事,把添盆的金银锞子全卷走了,素以一抬头,老虎也到了赖嬷嬷手里。赖嬷嬷身后是一大帮子阿哥份例的奶妈子保姆,远远儿站着,对她蹲个福就要走。她一下就撑不住了,探着胳膊泣不成声,“我的儿子……”素夫人拽她,“体面要紧,这么多人瞧着呢!”嘴里规劝着,自己也潸然泪下。皇帝心里不好受,冲赖嬷嬷回了回手示意她把孩子抱走,自己把素以圈进了怀里,喃喃说着,“咱们商量好的,全当是给她一点慰藉。暂时分开,等你坐完了月子,让老虎回来也不是不能够。这一个月就舍她吧,她还有几个月能消耗呢?”素以哭哭啼啼被劝进了暖阁里,都说月子里不能掉眼泪,怕将来要闹红眼儿。她吞着气忍住了,心里有委屈,怪谁呢?怪进了这帝王家,那么多的身不由己,她无力应付。说在静宜园住到满月再回宫,她没能等到那时候。孩子一走把她的魂也带走了,她在见心斋水深火热的煎熬了半个月,终于还是回到了紫禁城。晋了贵妃,再住庆寿堂不合章程了,皇帝知道她念着孩子,让长满寿把翊坤宫腾了出来。翊坤宫和长春宫仅隔一条夹道,分明离得很近,但是要见孩子很还是难。皇后先头只说还未满月,等养足了再见不迟,后来就没有消息了。她想儿子想得发疯,肋间长了一串缠腰火丹 ,疼起来没日没夜,还是抵不住思念。她不知道别的嫔妃孩子被抱走后是怎么打发时间的,反正她得了空就坐在西边围廊底下,哪怕能听见老虎的哭声也好。皇帝再有雅量,也开始受不了皇后的专横。有时候看素以痛苦,下了狠心打算上皇后寝宫讨要孩子,结果一个将死之人跪在你面前,尤其这人还同你十年相濡以沫,就算再杀伐决断,也下不去那手。皇后的偏执说不上来是为什么,或者真的到了时候,性情变得和以前不一样。花所有的时间来照顾老虎,但是不抱他,怕自己的晦气沾染给他。老虎养得很好,壮墩墩的一个大胖小子,他在皇后身边,填补了她不能为人母的缺憾,也纵得她占有欲变得空前的强。她常常一个人在东次间门前溜达,除了贴身伺候的乳母和保姆,不让任何人靠近老虎。不过这样的日子没能持续多久,她的病症越来越重,几乎下不了床了。以前鸡蛋大的硬块迅速扩张成茶碗大,半边小腹都是僵的。严三哥这个女科行家也无计可施了,对皇帝两手一摊,“臣江郎才尽”,再无后话。里头大约消耗了两个月吧,终于还是到了那天。彼时素以已经开始管理宫务了,事情多起来分了心,没有之前那样一门心思了。她和皇帝的感情因为老虎被抱走,反倒变得愈发紧密。像所有遭受灾难的夫妻一样,困难大了,两副肩膀共同分担。皇帝往来于乾清宫和翊坤宫之间,颇有点关起门来单过的意思。晴音请礼贵妃过长春宫议事的时候正值掌灯,皇帝正捏着簪子拨灯花。听了消息一凛,也打算过去瞧瞧,被素以拦住了。“主子娘娘要见你,自然另外打发人请你。既然单叫我,大约有话和我说。”她换了衣裳抚抚燕尾,把帕子掖在衣襟上,匆匆忙忙出了门。自从老虎到长春宫,除了晨昏定省,皇后基本不见人了。今天冷不丁传她,素以心里惴惴不安,唯恐老虎有什么不妥,脚下也格外赶得急。然而进了长春宫宫门,又觉得这地方今天不同于往日。她看了晴音一眼,“主子娘娘在哪儿?”晴音往配殿方向比了比,“娘娘今儿不济,奴才有些担心……”素以心下了然,快步进了东暖阁里。屋里聚耀灯照得一室亮如白昼,皇后躺在炕上,额头下巴惨白如纸,两颊却是潮红一片。见她进来了,朝圈椅指指,“坐吧!”素以心里捏了下,冲她蹲福请安,依言坐在椅子里,往前探了探身,关切道,“主子今儿怎么样?可吃过药了?”皇后笑了笑,“阎王爷那儿要拿人了,吃瑶池仙丹也没有用。”说罢长长一叹,“素以,我不成事了。”她这样的留恋又无奈,素以鼻子一酸,眼泪夺眶而出。她还记得去年九月里给老公爷伺候丧事,回来之后皇后召见,赏了她一把金瓜子儿。那时候她看着还很健朗,侧身坐在南窗下,眼神温和,眉目如画……现在瞧瞧,瘦脱了相,两腮凹下去,真真可怜。其实她们之间没有不可调和的矛盾,在生死面前,还有什么不能原谅的?“毓宸……”皇后喘了两口气,“我还是没能带到。我有这两个月时间,心里也足了。说实话对不住你,我不叫你来瞧他,也是怕你把他要回去。我是个自私的人……”她勾着唇角,笑却像哭,“我有心病,娘家没有根基,自己不会生养,能依仗的,只有万岁爷的敬重。多亏了他,他这么念旧,容忍我到今天,我也觉得愧对他。至于老虎,我是真喜欢,他不哭不闹,是个好孩子。我这辈子没福气生儿育女,抢了别人的过过干瘾,你别笑话我。”素以被她说得心酸,忙道,“主子今儿怎么想起这些来,不管什么时候老虎都管您叫额涅的,他就是您的孩子。”皇后的泪滚进鬓角里,哀婉道,“我死了,求你让他给我戴个孝,我也算身后有人了。”“主子您别说丧气话……”素以掖掖眼睛,努力堆出个笑来,“您安心将养,病去如抽丝,兴许过两天就好了。”皇后摇摇头,“我自己的病自己知道,肚子里头不知坏成什么样了……你见过烂了心的西瓜么?烂了就得扔,再也好不了了。我真羡慕你,我在这高位上,其实是个空壳。不像你,有男人,有儿子,有个好身板,我想要有你这样的福分,只能指望下辈子了……”顿了顿道,“素以,我还有桩事要托付你。”素以站起来回话,“是,听主子示下。”皇后断断续续道,“依着万岁爷对你的情分,册封你为中宫大有可能……我也没有什么念想,就是我娘家兄弟放不下。恩佑你是知道的……混日子的好手,什么都不在心上。没学问又不会办差,万一哪天冲撞了万岁爷,我不在了,怕没人护着他……我说这个,可能有些强人所难,好歹请你瞧着你妹子的面子,替我帮衬他点儿……我就是到了阴曹,也惦记你的好处。”素以欠身道,“请主子放心,只要奴才在,一定护小公爷周全。主子也别说什么册封中宫的话,奴才是宫女子出身,晋封贵妃已经是万岁爷和您的抬举了,不敢再有任何非分之想。万岁爷早就有成算,您永远都是皇后,这位置没人能取代。”至此宫中无后么?昆皇后眼泪封住了口,脑子里空无一物,再也说不出话来。素以蹲福退出暖阁,天已经黑透了。奶妈子把老虎送到她面前,她紧紧搂在怀里,失而复得的宝贝,怎么爱都不够。走出很长一段路后回望长春宫,檐下宫灯摇曳。天太冷了,那宫阙隔着雾气飘飘渺渺恍在尘世那端。她把脸贴在老虎温热的小脸上,还好她够到的一切都是真实的。从夹道过去,翊坤宫就在眼前。宫人挑着灯笼在前头引路,迈进宫门就看见龙凤和玺下站着个人,遥遥若高山之独立,那是她的东齐。她紧了紧胳膊,还有这在怀的珠玉,现在细琢磨,一切都是命,没有她当初的误打误撞,哪里会有今天?原来脸盲也没有什么不好。(完)作者有话要说:早晨的雾还没有散,站在廊子下冲太阳看,可以看见细如粉尘的水气。昨晚下了霜,院子里的石磨上积了厚厚一层白,把姑奶奶带泥的脚印盖住了。一个小小的身影摇摇晃晃过来,经过那爿磨,小手“啪”地一下拍在磨盘上,留下一个短而胖的手印。“哎哟我的爷!”奶妈子从后面赶上来,两手一捞把孩子捞进了怀。把两个小巴掌合在一起来回地扫,嘴里絮絮说着,“脏不脏?嗯,脏不脏?”孩子有人带,做妈的在横街上看人卖虫,探着头问砖沿上摆摊的,“这天儿,您哪儿倒腾的官老爷?瞧这肥的,能跑得快吗?”“您说快不快?”买卖人手指头往官老爷屁股上一捅,虫腿大开大合,哧溜一下蹿到木头架子搭的天桥那头去了。“哟,好!”孩子他妈直乐,“这么些年真难瞧见这么好的肥骡,我打听打听,是西边槐树居来的货吧?那儿一年到头养得住。”买卖人不乐意了,边上一圈孩子看着,说槐树居进的货,不得把人吓死嘛!他没梗脖子,就是声气儿不大好,“您真爱说笑话,城西那种地方横沟竖坎,保不定踩着死人过。我为赚这俩小钱儿上坟圈子逮虫,犯不上啊!”孩子他妈点头不跌,“那是那是。”对插着袖子缄默下来,看街上人掏大子儿,领虫回家。她低头研究半天,虫后头拖的车是纸做的,被露水一浇都受潮了。她又忍不住了,热心的提点人家,“您怎么不拿麦秸秆做?您看纸烂了就跑不成了,还是麦秆儿好,遇水不化。”她专门拆台,买卖人不干了,嗓门终于响起来,“您买不买?不买您走人成不成?您东一棍子西一拐杖,我可支应不起。挺大个姑娘,怎么没眼力见儿呢?我这儿做生意呢,小本买卖不够您消遣的。您爱说,您上茶馆唱大鼓书去,我卖完了虫给您叫好,请吧您呐!”孩子他妈啧地一声,“这话怎么说的!”买卖人不耐烦她,猛昂起脑袋吆喝起来,“好肥骡子来,好热车呀!官老爷配小纸车来,一个大子儿一对儿来嗳……”孩子他妈讪讪地,知道人家不待见她,本来想走,琢磨了下,从荷包里掏出块碎银子来,“我买一个,甭找钱了,剩下的算打赏。”这块碎银子够买一百只虫了,那姑娘弯腰挑了一只,转身就走了。买卖人有点发懵,不知道谁家姑奶奶这么大手笔。抬头看,姑娘穿着宝蓝色葫芦双喜遍地金的夹袍,瞧衣裳款儿像宫里的内家样。走路模样也好看,身条儿笔直,走起来一根线。那线一游,游进护军统领素泰家去了。买卖人吓得魂灵出窍,素家有个闺女在宫里做皇贵妃,听说三天两头爱回娘家小住。看看这边边角角里站着的戴刀侍卫,再看看二品京官家的阀阅门楣。买卖人暗叫一声妈,虫也不要了,背起匣子撒腿就跑了。贵妃进了门招手,“老虎,来来,看额涅给你带了什么。”小阿哥人在奶妈怀里,人却往那头倒。三岁的孩子长得敦实,折腾起来也拗不住。他胳膊一举,“放爷下来!”老虎阿哥天生就很有威仪,人家孩子学话,开口先叫额涅阿玛,他不是。他拍着胸口管自己叫爷,那股子自大的劲头,连他做皇帝的老子都自叹弗如。奶妈子只得把他搁在地上,他迈着小短腿奔向他额涅,等走近了,却被一只硕大的屎壳螂吓着了。回过身子一头栽进奶妈怀里,撕心裂肺的哭起来。贵妃傻了眼,“这孩子怎么这么没出息?不就是一只虫吗!”素夫人听见哭声慌忙奔出来,接过老虎好一通安抚,“乖宝宝儿,好宝宝儿,你额涅不靠谱,拿这邋遢东西吓咱们……姥姥打她!”作势在贵妃肩头打了两下,“还吓我们不吓?还吓我们不吓?”贵妃挨了打直发愣,“这不是我儿子吗?我小时候玩虫了,怎么他看见虫就哭呢?”“你是个土地爷,咱们是金枝玉叶,能一样吗?”素夫人嫌弃地瞥她一眼,“还不扔了,吓坏了他了不得!”贵妃没法子,远远把虫丢开,摊手给老虎看,“没了,额涅把它赶走了。你别哭了,哭成大花脸,宫门上禁军不认识你,不让你进宫去。”老虎眼泪一把鼻涕一把,她想起回给老虎阿玛讲解好肥骡的典故,那位爷脸上错综复杂的表情也很精彩。敢情老虎怕虫是随他爹,大人能装样,孩子表现比较直接,害怕就哭了。万岁爷其实也怕虫吧?素夫人抱着老虎荡过来又荡过去,边转圈边道:“明儿二妞子大婚了,回头你收拾收拾早点回去吧!忙起来怕顾念不上,孩子磕着碰着,那就是死罪。”她唔了声,“您瞧二妞子精神头怎么样?”“能怎么样!”素夫人冲屋里看一眼,“要说人心哪有足的时候?她以前和小公爷冤家对头似的,现在好得那样,让她做小……做小倒不论了,回头还要来个正房,要给人磕头献茶。你也知道她的狗脾气,三句话不对撂蹶子,往后够伤脑筋的。”素以想了想,“这么的,我回去让我们爷问问小公爷的意思,要是他愿意和二妞子单过,九门提督家的那头婚就撤了吧!横竖他们家这三年也是孝期,没有谁耽误谁一说。”素夫人嗳了声,“真那样,可再好也没有了。”略一顿又道,“你阿玛昨儿回来说起立后的事儿,孝慈安皇后崩逝也快三年了,这期间多少人打后位的主意,万岁爷都挡回去了。眼下你是皇贵妃的衔儿,统领后宫这些年,按说册封也顺理成章。万岁爷在朝上说要立后,谁知那些三公九卿又跑出来说歪理,什么名不正则言不顺,还拿祖制压人。”臣工们挑眼,挑的就是她的宫女出身。和皇帝讲理其实没什么用,宫规里写明了的,宫女子晋贵人,她眼下当的是皇贵妃,这条规矩早就破了,还拿老例儿说事,明显不合时宜。不过她不计较,对她来说做不做皇后都无所谓。万岁爷一心一意和她过日子,她守着男人孩子,名分也不那么重要。“不答应就不答应吧!”她仰头看看天,“今儿雾真大!”“我知道你从来没有攀高枝的心思,这是男人在高位上,给你殊荣你才受着。依着我说,终归到了这里,再往上一步就登顶了,何乐不为呢!这世上几个女人有福气做皇后?你授了金册,往后名字就能和万岁爷摆在一起。皇贵妃的名号再尊贵,到底只是个妾。妾和妻可是云泥之别,咱们不说别的,老虎的前程要紧。”手臂往上颠了颠,“老虎,你说额涅做不做皇后?”老虎两三岁的孩子,什么都不懂。你问他,他说,“做皇后,好吃的。”素以干咳了声,“再说吧!别叫我们爷为难。”这儿说着,门口长满寿进来了,满脸堆着笑上来给素夫人行礼,“姥姥您吉祥!”自从有了老虎,大总管的辈分自发的矮下去了,阿哥管人叫什么,他就管人叫什么。虽显得油滑,毕竟不算太讨厌,就是弄得素夫人不大好意思,“您可别这么叫,我生受不起。总管这是来接人的?”长满寿卷着袖子说是,“奴才受了主子命,来接咱们贵主儿和阿哥爷回宫。万岁爷原本要亲自来的,叫几个酸儒绊住了。”一头说一头兜天翻白眼儿,“奴才壮个牛胆告诉主子娘娘,还是为立后的事儿。万岁爷要下昭,朝廷里弹劾得厉害,万岁爷雷霆震怒,老臣们打算触柱死谏。”素以没想到闹得这么厉害,居然还要出人命。那些大臣打什么算盘她都明白,为什么死活不让立后,后位空着有念想,一旦指了人来坐,家里双手捧大的凤凰就得配宗亲甚至配平民,这样一番权衡,自然要弄出个死谏来。“那万岁爷怎么说?”她冷着脸,扶了扶燕尾道,“如今天下太平,非要做殉国的功勋。既然这样,要死就死,没有拦着人做直臣的道理。”嘴里话才丢,接过老虎就往大门上去。青幄车过北海,驶进了北边的顺贞门。素以感到困顿,原本皇后撒手走了,她没有那个野心取而代之。只要知道万岁爷是她的,后宫无后也没什么妨碍。可是有人把江山社稷推出来,国不可一日无后么,吵吵嚷嚷叫了三年。那时候素国丈人微职轻,皇帝只管拖着。前阵子终于提拔成了正二品,素以的封后计划也就开始了。既然一定要有个人来做皇后,与其拱手让人,不如自己上阵。她的脾气就是这样,大家谦让,万事好商量。谁要逼急了她,她反倒更有斗志迎难而上。皇帝在南书房议事,后宫不得干政,她是绝不能出现授人以柄的。不出面,代表不能偷听嘛!她又不是那么守章程的人,投机取巧她是祖宗。从乾清门进去,敬事房值房就在南书房隔壁。墙头再厚架不住好耳朵,她要了一壶茶,心平气和听隔壁的较量。似乎回来得有点晚,激烈的阶段已经过去了,只听见皇帝说:“此事不必再议了,朕之家事,何须外人过问?诸臣工尽心为社稷,朕心里都知道。把这份忠心用在国家大事上,不是比和朕对垒更有用处么?”“万岁爷此言差矣。”不知是哪个刺儿头冒了出来,义正严词的反驳,“天家无小事,万岁爷之家事就是国事。万古骚人呕肺肝,乾坤清气得来难。皇后之尊,关乎国体。往小了说是宫闱之主,往大了说,可抵半壁江山。臣以为皇后当立,但立谁,还需多加斟酌。”皇帝声气淡淡的,却是满含了怒意的隐忍。素以听他哼笑一声,极慢地说:“朕当了这几年皇帝,到头来还要靠你们告诉朕什么该做,什么不该做。朕心里只有一个人选,你们觉得谁家的闺女大贤大德能受朕的金册金印,只管报上名来。”这个时候显然没人敢贸贸然提名,皇帝顿了一会儿才道,“自先皇后大行,中宫事物一直交由皇贵妃打理。皇贵妃克勤克俭,身在妃位,行的是中宫之职,在朕眼里她与皇后无异。朕也不怕告诉你们,但凡朕能给她的,朕想尽一切法子都要贴补她。现在只差一项功德圆满,谁敢阻挠朕,朕就叫他不好过。朕问你们,你们有没有爱过一个女人,愿意让她活得坦坦荡荡?朕在议政的地方谈情说爱有失体统,但都是真心话。不为别的,只是要你们知道,朕意已决,休要再议,再议则生乱,乱了就有人要倒霉。朕言尽于此,诸位都散了吧!”素以眨巴几下眼睛,她以为会有一番惊涛骇浪等着她去经历,没想到就这样草草收场了。也是,古来臣与君斗,能斗赢的有几个?眼下既然皇帝完胜,那她就等着做皇后吧!皇后!细咂了咂,似乎也没什么特别值得高兴的。她从敬事房出来,正遇见背着手踱步的皇帝。他看她一眼,没说话,直出了月华门。素以在后面跟着,青石甬道上只有他们两个人。皇帝穿着的石青的衮服,腰上蹀躞带束着,一步三摇,荷包上的金索子在风里沙沙作响。“主子?”“唔。”“您什么时候下旨册封我?”“已经让人拟草诏了。”“您是更看重那个位置,还是更看中人?”他回首一顾,眼里流光溢彩,“你说呢?”这么傻的问题,问出口就注定扫脸。素以摩挲了下腮帮子,“您上哪儿去?”“宁寿宫花园。”皇帝半抬着头,步子依旧缓慢,“我在流杯渠里放养了两尾鱼,去看看养得好不好。”流杯渠有它的妙用,原来是玩曲水流觞的。往渠里放酒杯,杯子飘到谁面前谁就饮酒一杯赋诗一首。这么风雅的地方,让他用来养鱼,就像白玉碗里装了猪大肠,难免让人遗憾。“我先前的话你都听见了?”他夷然道,“我就是那么想的。给你锦衣华服,那些都不算什么。我要给你个名分,天底下男人都能做到的事,凭什么我就做不到?虽然继皇后不及元后尊崇,好歹也是个超品的衔儿嘛,你就将就吧!要紧一点,做了皇后,将来身后事好打理,也不让咱们老虎为难。”他没有说什么千古相随之类的话,可是素以能感觉到平实安定。宫墙上一群鸽子腾空而起,翅膀扑腾出很大的声响,一路招摇,直向穹顶飞去。她眯着眼看,雾散了,太阳杳杳地挂在天边,这样的天气还是有些凉。皇帝就在前面,隔了两三步的距离。她快步赶上去,把手放进他掌心里。他没有看她,只是紧紧握住。握住了,就是握住一份幸福,一个家。*兄弟文开始连载,人物沿用,小伙伴们转战吧!

阜阳好的医院专治牛皮癣
宁波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
忻州专治癫痫病的医院

上一篇:也曾为你动过情1

下一篇:红妆不成妃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