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谷信息港
健康
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

段誉的爱情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3 13:44:45 编辑:笔名

我是个官二代,也算是个富二代。我不喜欢这个代号,就像你不喜欢冠着这个称号的我一样。有时候我很困惑,为什么别的二代都有积极的、先进的、超越之前的象征意义,如鱼袋二代、鱼叉二代,就连苹果二代也有人排队掏腰包去买。到了我们这里呢,大家也排队,也掏兜,但掏出的却是石头。眼神也从贪婪转为凶残。上天何其不公,让我沦为二代。  忘了自我介绍,我叫段誉,大理国镇南王世子。我爹叫段正淳,后来我才知道,他一点都不纯。民间流传着一种说法,说现在的男人难,谋差事与官二代争,讨老婆与富二代抢。其实事实不是大家想的那个样子的,我们的爱也是需要勇气来面对流言蜚语的。  十九岁那年,我与一群驴友去无量山自然风景保护区自助游。在那里,我次见到了我的真命天女,她叫钟灵。她还养着宠物,当时觉得她好有爱心哦。可是她的宠物不大有爱心,嘴巴一张一闭,剑湖宫里好多人这辈子就过去了。你知道,初恋总是懵懂的,纯洁的而又难忘的。钟灵总是拉着我坐在别人家的房梁上,边嗑着瓜子,边摇晃着双腿,边说:“我们俩会天长地久的。”我说:“天长地久是多久?”钟灵说:“很久很久。”我问:“很久有多久呢?”钟灵盯着我的脸看了一会儿,就像我问了一个多么脑残的问题一样。她仰起头又想了一会儿,然后吐掉口中的瓜子皮说:“很久就是我们俩可以一直活到死。”这时候下面传来一声惊叫,我熟悉那个声音,那是有人被闪电貂咬死前发出的惨叫。我表示赞同的连连点头,因为我很明白,我必须力挺她的说法,否则很久就会变得一点也不久。  江湖上是不喜欢我们这些二代的,他们更看重青年才俊,慕容公子就是其中望的一位。武林中人对他是又敬又怕,我的义兄萧峰曾对我说过,慕容公子厉害的招数叫做斗转星移,常以别人的成名绝技至别人于死地。大哥跟我讲了很多有关斗转星移的精要所在,大家也知道我对武学知之甚少,除了逃命的跟要命的招数,其它一概不会。大哥讲了俩时辰,我愣是没懂。看着无奈的大哥,困惑的我,一旁的二哥忍不住了。他说:“其实斗转星移的精髓就是四个字。”“哪四个字?”我问。二哥说:“复制、粘贴。”我豁然开朗。  次见慕容复我就从他眼中看到了鄙夷与不屑,这让我变得更加自卑,谁让自己是二代呢。他同我讲的句话就深深的伤害了我,并像魔咒一样,纠缠折磨了我很久。当时我正牵着钟灵,以便让她温暖的小手传导温度捂热我冰冷的心灵。慕容复突然说:“你妹啊,泡未成年少女。”他这话说完不久,钟灵的妈妈跟我父王有一腿的事情就曝光了。我悲痛欲绝,甚至想到殉情。我把绳子挂上歪脖树,刚套在颈上,忽然想:这样死了怕是算不得殉情,只能算殉亲。但转念又想:亲情也是情啊。可另一个念头又说此情非彼情也,两股念头纠错拉扯,让我好生难决。  刚好一个身着黑衣的女子骑着一匹黑马脸上蒙着黑纱从树旁经过,我忙大喊:“姑娘留步,小生有一事要请教。”见女子勒马回头站定,我便将心中所纠结的问题讲与她听。黑衣女子听完二话没说,下马将我一顿暴打。还边打边骂:“姑奶奶就没见过你这么没出息的男人,揍死你丫的。”“打死你,你个贱男!”由于变故来的太快,我的凌波微步也失灵了。但双手抱头还是会的。  她打了一阵,终于累了。扶着歪脖树娇喘着,我斜眼偷偷看去,她却突然将脸上的黑纱扯下,吓得我连忙闭上双目。谁知这个举动又引来一顿拳脚,她叫骂着:“捂着眼睛做什么?本姑娘不好看吗?看着我!”“不看!”“抬起头来,看着我。”我带着哭腔说:“我娘跟我说了,碰见剪径的强人,千万不要与他们对视,更不要看他们的样子。否则会被灭口。”“你看着我,我就不打你,也不杀你。”我信了,于是我向她看去,这一看,眼睛就再也移不开了。她实在是太美了。就这样,我与我的野蛮女友相识了,她叫木婉清。  后来她同我说,我是个见到她脸的男人。她又说,她曾发誓要嫁给个见到她脸的男人。我说:“你这么发誓,又蒙着脸,意思就是只有你选择男人的份,你看上哪一个,让他看一下就行了。看来被你看中的男人,真的不一般啊。”说完我心底油然而生一股自豪感。木姑娘叹了口气说:“冲动是魔鬼!现在自责也是无济于事了。”“我这样风流倜傥一表人才,你冲动也是情有可原的。”“其实我当时只是打累了,想摘下面纱喘口气,完全忘了你也应该算是个男人的。”  我:“……”  爱情就是这样,上一秒钟你还肯为一个人去死,下一秒钟就会为另一个人宁死也不肯死。很快我就决定为我的随便与她的誓言负责,我要带她回大理,娶她为妻。可世事无常,在路上,我又遇见了慕容复。他句话就说:“你妹啊,几天不见又换了一个。”我感觉他名符其实,不但成名绝技是复制粘贴,就连说话也是一样。可谁成想,这句话又一语成谶,我们刚到大理,我的准丈母娘就赶将上来。经过一番急头掰脸的沟通,我直接管她叫了声小妈,她连改口钱都省了。  我恨死慕容复了,就像恨我爹一样恨他。  这种偶像剧里面出现一次就可以造成颠覆性效果的事情,短时间内在我身上出现了两次,同我一样,我娘也在短时间内遭受了两次小三入侵,于是我们母子二人一起心灰意冷,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,她去白云观为尼,我到天龙寺为僧。  大理地处南疆,山高水险。在那狭窄的山路上,竟然再次与慕容复不期而遇。我怕极了,要知道我身边的人可是从小看我长大的亲娘,如果经这小子乌鸦嘴一说,再发生什么变故,那我真的万劫不复了。狭路相逢,躲是躲不过去了。我心中立刻涌起一个念头,杀他灭口!可想到他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厉害,我仿佛看见自己浑身都是洞洞,正往外汩汩的流着鲜血,个念头瞬间被我否决了。  来人越来越近,我已经能看见他眼角皱起的鱼尾纹,他抬起持着折扇的胳膊指着我,嘴巴动了动就要说话。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,我脑海里灵光一闪。脱口而出:“你妹啊!”我想,这也算斗转星移了。  慕容复显然没有料到我会先下口为强,他怔了一下,随即笑道:“没错没错,段兄弟,我们又见面了。这位是我表妹,王语嫣。”他侧过身,身后站着一位仙女般的姑娘。我心头一阵狂喜,暗道:“奶奶的,终于逮着你妹了。”可谁能想到,这个TMD还是我妹。  我大爷都出家了,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。  我向玄慈方丈讨教,希望他能度我脱离苦海。方丈说:“我当年就是栽到这个上面的,没守住,抱歉帮不了你。”我只好又向枯木禅师求教,枯木禅师说:“和尚是不能帮人泡妞的。”我说你误会了,我是人生观与价值观发生了巨大改变,不知自己从何处来,该往何处去。除了庙里,我想象不到哪里还能没有我妹。你说佛祖是不是在玩我啊?  枯木禅师垂着长眉沉声道:“人从爱生忧,从忧生怖。若离于爱,何忧何怖?”我说:“大师莫要跟我掉书袋。”“何为掉书袋?”“就是你别整那些没用的,这些经文我五岁就读过了,始终理论无法结合实际。现在是想求一个解脱的办法。”枯木禅师摇摇头道:“人生在世如身处荆棘之中,心不动,人不妄动,不动则不伤;如心动则人妄动,伤其身痛其骨,于是体会到世间诸般痛苦。”  我不以为然道:“可妄动的是家父,为何体会诸般苦楚的却是我?”枯木禅师晦涩的笑了笑道:“这就叫因果,他为因,你为果。”“可有解?”枯木禅师再次缓缓的摇头。  “三个棋局,外加一罐儿臭豆腐。”  禅师黯淡的双眸里顿时闪过一丝光芒,右手食指沾着杯中的茶水,在我手心写了两个字。  “换爹!” 共 297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

前列腺炎
昆明专治癫痫病研究院哪好
昆明治疗癫痫的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