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谷信息港
法律
当前位置:首页 > 法律

魔尊总想弄死本主角

发布时间:2019-06-26 05:49:47 编辑:笔名

颜越白觉得自己够无趣了,居然会想着和秦司年玩这种游戏, 可事实便是他不仅这么想了, 也这么做了。(.有.)?(.意.)?(.思.)?(.书.)?(.院.)秦司年一直是一张冰山脸, 眉头偶尔有些变化, 但这种变化总是转瞬即逝。颜越白知道他是个内敛的人, 而他恰恰不喜欢这样的人,因为这样的人他看不透, 这种看不透的感觉总会让让心中产生一种不安稳的感觉。秦司年很快便回复常态, 他看着颜越白的脸,仿佛要将他看个透彻。颜越白从来都是个脸皮厚的,他既然决定要装模作样到底,便不会半途而废。于是他眯起眼睛, 仿佛一只护理一般, 悠闲地看着秦司年,那样子似乎既慵懒,又有些耀武扬威的样子。他在炫耀什么?又在得意什么?这恐怕连他自己都不清楚。秦司年看着那人逆光的脸庞,颜越白长得很好看,一袭白衣穿在身上, 完全没有魔修的阴冷之感。可他却又偏偏是为人修所唾弃的魔头。秦司年有些恍惚, 面前的人身影突然变得模糊,重重叠叠之中,他不知道自己看到了什么,又想起了些什么。颜越白眼珠子一转,笑了。他声音轻柔,却又足够唤醒有些入神的秦司年:“你在看谁?”秦司年回过神来,眼前的人还是这般美丽,他声音呐呐:“看你。”颜越白摸摸自己的脸,这穿越一回,虽说身边危险重重,不似从前那般过着平稳日子,可却也得了一副好皮囊。若是自己容貌丑陋,再加上身上背着的这魔头担子,就算自己是秦司年的救命恩人,这圣母般的秦司年怕是也不能如同现在这般忍耐至此。颜越白也不别扭,如今秦司年修为大涨,已不是从前那个任凭自己欺负的小子了。他这人就是识时务,打不过便打不过,从不逞强,面对一个修为高深莫测的人,颜越白并不想与他交恶。不过……他也是一个任性的人,自从知道秦司年没有置自己于死地的心思后,颜越白倒也有些肆无忌惮的苗头。“你怕是看到的不是我吧?”颜越白摸了摸自己的脸,“难不成我长得像谁?”秦司年摇摇头:“你不像任何人,你就是你。”明明是普通的一句话,可颜越白却仿佛从他话中听到了一丝惆怅。颜越白还不死心,当下又提道:“你对我这么好,我对你这般……这般差,你却一点都不恨我,莫不是有什么隐情?”他咬咬牙,承认自己是个没心的人确实有那么点小尴尬,可颜越白还是成功将话说了出来。他一直都想着自己活命,秦司年虽未对他做些什么,可只要记起书中的魔尊是死在主角手上这件事,颜越白都会感觉自己脖颈一凉。他从未想过自己能改变嫉恶如仇的主角,也不想做什么讨好之事被当做别有用心,他只想自己把握住自己的命运,将这个生命里的敌人除之而后快。颜越白等着秦司年的回答。他虽心硬如铁,可却还到底还有着前世在现实世界生活的记忆,在知道自己并不是书中那个被秦司年斩杀的魔尊之后,那恨意便站不住脚了,于是他那些为了自保而做出的事情,现在看来便成了无病□□,成了秦司年的无妄之灾。颜越白心中是有那么点点抱歉,但他虽脸皮厚却又死活不愿承认自己的错误,他嘴硬且好面子,自然不会低头,一句抱歉也是不可能说出口的。于是他只能盯着秦司年的脸,仿佛自己真是一个有着原主记忆的人一般。秦司年突地笑了,笑得有些猝不及防,颜越白难得一愣,“你笑什么?”秦司年看着颜越白,目光温柔如水,更是带着款款深情,这眼神让颜越白感到浑身不自在,甚至从心底冒出一股诡异的排斥感。颜越白也不知怎的了,说他有多么讨厌秦司年吧,其实也没有。在知道对方并不会对自己的生命产生威胁后,颜越白看着这对自己体贴入微,又仙风道骨的男人,内心也不是没有触动,可当秦司年用那样温柔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时候,颜越白只想逃得远远的,再也不想看到那些深情,仿佛这些感情会将自己打入无边地狱一般。颜越白咽口口水,摸了摸自己的心口,难道是因为自己不是原主,于是产生了一种心虚之感?他不免胡思乱想,若是秦司年知道这个曾对他痛下杀手的男人并不是自己心中那人,秦司年会不会怒火中烧,于是一掌批下,送自己归西。颜越白越想越觉得心慌,额上居然泛起了冷汗。秦司年靠过来,声音轻柔,带着些许抚慰:“你怎么了。”颜越白挪了挪身子,离那人远了些,面色冷漠:“我无大碍。”“我知道你没有记起来。”冷不丁的那人的话传来,颜越白被当面拆穿,面色微微有些泛红,却撇过头去,强作镇定。秦司年又道:“若是你真的很想知道从前的事,我可以告诉你。”颜越白自然很想知道原主的一切,他说出这谎言试探秦司年便是为了解除心中疑惑,如今有个大好机会放在面前,他岂能放过。自然是快告诉我!颜越白张口道:“我不想知道。”……他瞬间错愕,明明心中想的是一回事,可为什么说出来却完全变了个意思。颜越白心中百转千回,竟有些心神慌乱,莫不是原主的意识影响到了自己?若是原主意识还在,他这鸠占鹊巢的人是不是要被赶出去?可真正的自己早已消亡在现实世界,若是书里的自己无法存在,那他又会去往哪里?会死吗?颜越白心生惶恐,他是怕死,若不是因为怕死,他也不会对秦司年如此恶毒。正因为怕死,为了在这危险的世界活下去,他选择了包裹住自己,不露出一点破绽。颜越白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,以至于没留意到秦司年表情的变化。青年有瞬间的放松,仿佛压在身上的包袱突然卸下来一般。他看向颜越白,眼前的这人和记忆中的人似乎完全不像,却又恰恰是一个人。这样的他比以前他过得好多了,现在的他再也不会像曾经那样,一心为别人,却终害了自己。

常州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
乐山好的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
武威癫痫病专科

上一篇:荆山之玉

下一篇:首席霸爱野蛮小甜心

友情链接